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HQ/翻】Secret Admirer(月山)Ch.5

※渣渣翻譯之這章讓我好驚悚

原文:★☆★☆

- - - -

Ch.5


事情發生的隔天,山口已經完全康復並準備要去學校,媽媽和月無時無刻都注意著他。當山口離開媽媽的視線後,他看到掛著耳機的金髮少年在屋外等他。

「你好慢。」月島冷淡地說。

「對不起,月,媽媽提醒了一堆東西才放我走。」

「沒關係,走吧。」

「好的,月。」山口愉快地說。

在他們前往學校的途中,月島時不時偷瞄身旁的少年,確認他的狀態還不錯。金髮少年發現身旁的雀斑少年很有活力、很聒噪、有點笨拙,但這才是山口平常的樣子,讓月島感到安心。

當他們到體育館時,所有隊員早就到了,他們驚訝地看向對方,疑惑全寫在臉上。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月島想。在兩人疑惑地站在原地時,日向發現他們,一邊喊一邊朝他們跑過來。

「月島!山口!你們來了啊!」

聞言,包括教練、老師,其他隊員全看向兩人站著的門口,讓山口覺得有些不舒服。

「我們當然會來啊,白癡。」在山口笑的時候,月島向日向說。

「呃!過份!」

隨後日向小心翼翼地靠近山口,彷彿他做錯了什麼一樣。他憂慮的看著山口,對他說:

「山口你還好嗎?」

山口看著日向,微笑道。「我現在很好,謝謝你的關心。」他向日向綻出燦爛的笑,證明他如其言所說的,很好。

日向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他跑向其他人大喊著「他現在沒事了!」,每個人明顯都鬆了口氣。大地作為一個隊長要求大家回去練習,然後跟著菅原靠近山口。

「我很高興你現在沒事了!我們超擔心的!因為你昏倒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還有、還有……」想到那時候,菅原急躁的想要說完他要對山口說的話,大地拍拍他的肩膀。

「別太驚慌啊,菅,他現在沒事了。」大地向菅原確信地說。

「你說的對。我很高興你現在沒事了,山口。」菅原對山口笑著說。

「謝謝你,菅原學長、大地學長,真是對不起。」山口說。

「沒事啦,雖然我們對發生的事情真的嚇壞了,尤其是旭,因為他是打中你的人。實際上是他帶你到保健室的。」大地回想起旭驚慌的臉不禁輕笑幾聲。

「真的嗎?那我應該去跟他道謝的。」

「他在那裡跟西谷一起。」黑髮的少年指向正在練習扣球和接球的旭與西谷。山口快步跑向他們,和他們說了些話。

每次山口跟別人說話的時候,月島多少會感到煩躁,譬如說,現在;山口正在向旭道謝把自己帶到保健室的事。金髮少年想大地現在應該因為隊長的職務所以不在,但你看,此時他正站在月島身後盯著他,用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語氣小聲地說:

「月島為什麼你還站在這裡?去練習。」

大地的聲音讓月島抖了一下隨後快步離去,開始練習。

「大地你對他太嚴格了啦。」菅原說。

「這樣他們才會聽,菅。」

「所以你也要罵我沒在練習嗎?」菅原開玩笑地說。

「你想被罵嗎?」大地此時看著菅原。

「嗯……或許等一下。」

「那我就會罵你。」

在課堂和練習結束後教練讓他們散會,大地和隊員們說因為山口好些了所以他要請大家吃肉包。每個人都開心地歡呼,不只因為山口的康復,也因為他們有免費的肉包可以吃。當他們走進店裡買肉包的時候,山口覺得特別冷。

「這裡有點冷呢,是吧月?」

「嗤,我在電話裡就跟你說要戴圍巾了,看看你,如果感冒了怎麼辦?」

「對不起,月。」

月島對自己有些失望,因為他自己也沒帶圍巾出門。如果有的話,他就會把它借山口。作為回報,他會得到來自山口甜甜的笑容、一句帶著害羞的「謝謝,月」和他臉上微微的紅暈。可惜他就是沒帶。在月島想著沒帶的圍巾時,緣下早就將自己的圍巾給了山口,這也打破了月島的白日夢。

「喏,山口,你可以借我的,我現在沒你那麼冷。」緣下一邊說一邊將圍巾地給山口。

「欸?啊,不用了緣下前輩,我覺得你或許會需要,而且我沒那麼冷啦。」山口憂慮看著圍巾說。

緣下輕笑,將圍巾繞在山口的頸項,「別傻了,我看見你在發抖了,就拿去吧,明天再還我就好了。」

「好吧,謝謝你,緣下前輩。」山口喃喃地說,內心升起一股暖意。

慢慢地但無疑地,緣下勾著山口,和他聊起排球的事。

月島只是站在原地釘著兩人隨意聊著天,緣下的手搭在山口的肩膀上。他咒罵著自己反應太慢也太笨,與其站在原地、在那兒作白日夢想些沒意義的事,還不如真做些什麼。當月島瞪向山口和緣下,緣下看著他,露出得意的笑。這就像在和自己說「我會把他從你身旁搶過來」一樣。這激怒了月島,「來吧」他說。


热度(18)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