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排球】夢魘(月山)《10/27,極短篇》

※依舊是極短篇,OOC預備

※和10/25的有可能有關聯

※於是用了一些些《玻璃面具》的梗

※可能,有點,討打(?)

- - - - - 

「啪--」


巨大的聲響引起山口的注意,從桌上的課本移開視線。

環顧四周,老師和同學們似乎沒有任何異樣。

這個聲音他聽過一次,在面具碎掉的那一天。

之後那個人表面上看不出來,卻時時刻刻守護著不讓細砂回歸於玻璃。


正在好奇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眨眼,空間在瞬間轉變。

依然是在教室,只有他坐在位子上。

依然是在教室,時間卻在夜晚。

天空中明月高掛,微弱的光線透過窗戶打在山口的臉上。

窗外吹進的涼風立刻讓他打了寒顫。


「不對,不是這樣……」山口開始自言自語。


鵝黃色的月亮,上頭出現非常明顯的裂痕。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顫抖。

猛然睜開眼睛,山口發現自己仍坐在椅子上,但現在是下課時間。

他輕輕吸吐著氣,好讓自己平靜下來。

向後看,那個人仍在自己身後。

對上那雙琥珀色的眼睛,山口本能性的向他投以笑容。


「怎麼了嗎?」月島看著山口不怎麼好看的臉色。

「稍微做了惡夢。」山口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原以為會得到「你是白癡嗎,打瞌睡也能做惡夢」之類的調侃,當下卻安靜的令人發毛。

他看著月島的臉,越看越覺得陌生。

又是眨眼間,面前的人突然變成自己,眼神空洞無比。

「不。」那個人輕輕的開口。

「你根本還沒醒來。」他抬起手,指著窗外。


又是夜晚的景色,天空的月亮碎成好多塊。

鵝黃漸漸染上血紅。

然後他陷進了黑暗,怎樣掙扎都無法脫身。

只能抬頭望著那個碎掉的月亮。


「救、救我……」他在絕望中吶喊著,最後累了,闔上雙眼。


依稀記得有人溫柔的為他擦去汗水和淚水。

那個人的手有點冰,但放在額頭上時卻覺得剛剛好。

「白癡果然是白癡。」語氣中的嘲諷還帶著一絲無奈。

有些艱難的睜開眼,映入眼的黃色短髮令山口安心不少。

「月……」喉嚨有些乾澀,頭也昏昏沉沉的。

「閉嘴。你難到就不懂得照顧好自己嗎?」那個人好像有些生氣。

就算被罵,山口還是笑了。


「對不起,月。」


聽到這句話,原本快要罵人的月島迎來無力感。

他對這句話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他不會告訴山口,在學校的時候沒有他,自己的世界有多麼安靜。

他不會告訴山口,在知道他發燒的時候,儘管外表處變不驚,內心卻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會告訴他,在他做惡夢時,不停喊著自己的名字。

他不會告訴他,在他沒醒來之前,自己都是握著他的手的。

哪怕一點點也好,渴求著將他從夢中拉回。


「睡吧,我不會走的。」


- - - - - - - 


哈哈哈哈哈我OOC的徹底(你好意思

好討厭沒時間翻Gutterflower啦(炸

反正就先這樣了ORZ

热度(18)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