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故事屋】《滯留》

希望時間能停留在過去,當我還保有她的時候。

她就像一陣風,悄悄的來,也悄悄的走。

離開前還不望溫柔的低喃。

已經多久了?我再也沒聽過她的聲音,不再見到她的身影。

她只是冰冷的躺在那兒,靜靜化為塵土。

至今我仍遵循著約定:「活下去。」


「炙真像小孩子。」她總是讓我躺在她的腿上,輕輕摸著我的頭髮。開心的時候,她會輕唱幾句;傷心的時候,她也會落淚。她不讓我說任何安慰她的話,只求我陪在她身旁。她就是那麼特別的一個女人。

「為什麼像?」我總是這麼問。

「直覺。」她也一如往常的回答。

王佳淇,享年二十八歲,死於槍殺。

我無法原諒自己,為甚麼接下最後一顆子彈的會是她?這本是不應該的。


「被告孫炙泉音室被教唆殺人者,本院裁定罪行由死刑給違有期徒刑三十年,觀察期為三年,若表現良好便可假釋。」白紙黑字寫著清清楚楚,我不是該活命之人。直到鮮血沾滿自己的雙手,我才發現被別人洗腦了。那女人不曉得在蠟燭裡放了些甚麼,那縷白煙朝我襲來,整個人就變著昏昏沉沉的,她只是在我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隨後又給了我一把槍,我就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行動了。被殺的人是那女人的丈夫,因為他在外又有了女人。他在死前不停的苦苦哀求要我放過他,但是就算我想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三年後,假釋出獄。我隨即就被故事屋找去工作。

「找到你是緣分,你就先從一般的服務生做起吧!」店長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這本書拿去看,我知道你以前是學這個的,以後會用的上。」他將制服和一本書擺在桌上。

「員工室有個插著鑰匙的櫃子是你的,可以的話就從今天開始吧!」

我記得員工室在這個辦公室的隔壁。裡頭擺著一張桌子和一整排的櫃子,乾乾淨淨的,很好。

我的櫃子裡放著一個名牌──「青魔鬼」。

「看來你是新來的對吧?」她的聲音並沒有特別甜美,長相也是。

「我是王佳淇,代稱紅雲。」不過工作第一天遇到的第一人總引人注目。

「我是孫炙泉。」我也禮貌性的報上自己的名字。等我換好制服後,她帶我到吧檯那兒。

「上班時間我們都以代號相稱,相信這些東西你都會用。」她開始一一介紹店內的規矩。每個酒保身後都會有一名金主,金主都有義務保護酒保們免於迫害,而酒保們則負責向客人們收集故事。這些故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出版於世,為故事屋帶來名聲和財富。

「說是會員制,不過最近也有開放一些零散的客人,你的工作就是將客人點的東西拿給他們。別太在意,大家都曾當過服務生。」她說。我還能在意甚麼呢?有人願意收我就不錯了。

時間過了一個星期,我也多少認識了一些人,故事屋裡的大家都對我很好。

有一個客人看我似乎不太順眼,似乎是因為紅雲的關係。

「看來你被盯上了。」她也察覺到這點。

「以後找機會我讓你去逗逗他。」她拿了一瓶白酒要我拿那名客人。

「可以嗎?」我有些懷疑,畢竟我有三年沒再碰過那些工具了。

「我的職權比你高,可以的啦!」她微笑。

今天也沒發生甚麼事,不過倒是一直被眼神攻勢。


還記得是情人節的時候,我已經來到故事屋兩個月。

她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女生,但我喜歡她,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

我以為她會拒絕,但他只是沉默了一會兒,隨後爽快的答應。

「我希望你能收著。」她從身後拿出一條串著戒指的項鍊。

不過我接下後就把鍊子抽掉,將戒指戴在手上。

「這樣還比較像話。」我將手秀給她看。

她淡淡的笑了,不過笑容卻令人著迷。

我不確定愛真正的感覺,或許就像現在這樣,甜甜的。


「呦,才來兩個月就戴戒了阿?」那為客人似乎不太高興。

「你覺得我搶了你的女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就是原因。

「你說呢?」他反問,我想是的。

他今天要的東西依然是白酒,但紅雲拿給我的卻是其他的東西。

「就今天了。」她最後將空的高腳杯也放在托盤上。

「這是?」

「去用你的代稱跟人家打聲招呼。」

我微微的笑了一下,不知道他會有甚麼表情呢?


那名客人完全愣住了,他大概沒想到我不單單只是為服務生。

「青魔鬼,是吧?」

「很高興你認識我的名字。」我將酒留給他,而自己拿著托盤走回吧檯。


我的家從沒那麼熱鬧,這天故事屋的大家也都來了。

「店長?」每個人都被一個陌生的少女給嚇著。在她開口後大家才知道他是誰。李哲旭,故事屋的新任店長,對外自稱「幻想者」。雖然是個男孩子,因為有張中性的面孔,據他自稱有時候他也會辦成女生的樣子到處晃,只因為有趣。

「沒想到你家還真大。」他四處走來走去,像是在尋寶。

「不然我家要很小嗎?」我家應該是算中上階層的家庭,在我出獄後,爸媽就把這房子的鑰匙交給我。從窗子望出去的景色,非常壯觀。

「喔對了,下星期上班前到辦公室一趟吧!」

「這是好事嗎?」看大家都在笑,我轉頭問在一旁的佳淇。

「當然是好事啊!有了金主職位和薪水都會不同喔!」她開心的笑著。


隸屬:古蘭斯特家族。

和紅雲是同一名金主,似乎是店長偷偷拜託讓他選我的。

「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吧?」古蘭斯特的首長瞇起眼睛。

「我不會讓你有時間反悔的。」我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讓我這麼說。


我花了整整五年的時間得到「首席」這個位子。

一個歡喜出現,必有悲傷發生。

我就這麼失去了她。


一個自稱是那年被我殺的人在外的女人,帶著一把槍直接來到店裡找碴。

她怒吼、哭泣、最後崩潰。

槍口直對著我,我幾乎準備好面對死亡的到來。

奇怪的是,有兩個槍聲。

當鮮紅沾染於衣服上時,我當場傻住。

那女人倒在自己的血泊中,而紅雲輕輕靠在我的胸口。

「讓我坐著……」她著聲音突然變得很微弱。

我讓她靠著吧檯,我跪坐在她面前,低著頭。

「聽我說……」她輕撫著我的頭髮。「你真的不用自責,這是……我自己造成的。」

她的呼吸聲慢慢停止,她的手垂落,眼皮也闔了起來。

就跟那時候的人一樣……

「呵呵,是報應吧?」

我只能感受到自己正在崩解,以前著是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我想我永遠都無法原諒自己。

「如果妳執意要等我的話……」我將一束玫瑰放置墓前。

「就倒地獄的盡頭吧!」

為了妳,我願意受盡一切痛苦,為了贖罪,和再見一次面。

「妳是一朵雲,紅色的雲,能隨風飛行。」

但我是魔鬼,生於地獄,最後也歸於地獄。


我曾追尋過天空,但發現天空太遙遠。

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那一刻,當我還保有她的時刻。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