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故事屋】《孤海》

《孤海》

 

每個人都會有一段瘋狂的日子。

對於一件事、一個人、或者是一種物品特別執著。

我從來不相信時間會沖淡一切,現在想來,心中仍有一道疤,而那段記憶是酸澀的,特別是看透之後。

喜歡一個人很正常吧?我也不清楚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喜歡上,毫無理由。

可惜我不是被選中的那一個,卻是倍受青睞的那個。

 

「我跟你說……」每一個話題都是另一個他,每一句話都是尖刺,深深的扎入心裡。

你還要忍著痛,將那些刺一根根拔除,用謊言去填滿那些傷口──儘管有些傷早已潰爛。

我一直認為自己有機會的,但是要等,小說與電視劇上那種極具破壞性的手法根本就是幻想。

我沒有那種勇氣,就怕一個小小的動作會惹她不高興。

另一個人大概也沒想過會有一個同性的人更了解自己女友的秘密。

「在某種方面說,我略勝一籌。」這樣的我,也算惡劣吧。

 

「這樣的關係沒有問題嗎?」一個朋友曾經問過。

我只是聳肩不答。

就算自己的地位算卑賤的一方,但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我真的無所謂。

「你瘋了。」那個人搖頭,無奈的嘆息。

我是瘋了,瘋得徹底,誰的話也聽不下去。

傷口不停地在潰爛,你只能當個旁觀者,因為已經做出抉擇,除非要連惡化的根源一起挖除。

 

空氣變得很沉重,鼻腔充斥著黏膩的感覺。

雨點打在我們的身上,妳哽咽著,說想和他分手。

「幸好有你。」妳抓著我的衣服,痛哭。

該笑嗎?該哭嗎?我不知道。

這時候的我是避風港,為妳擋去悲傷,悲哀的成為「替代品」。

犯賤,不幸地,這就叫犯賤。

 

真正醒了,是發現她把自己當作利用的工具。

那天是假的,在那天之後的一起是虛偽的。

不過是要讓另一個人發現她的重要性。

 

所以決定將這份情意,連根拔起。

「我喜歡過妳,真的。」但是已經無法去喜歡了。

所以時間到了,該離開了。

「可是我也喜歡你吶。」妳似乎是這樣說的。


喜歡嗎?但絕對和我不同。

 

一杯紅與綠混合的調酒擺在吧檯,檯後的酒保蹙著眉。

「到頭來受傷的還是你。」瞥了他一眼,便將那杯酒一飲而盡。

「可惜現在的我也沒機會去後悔了。」

「就像你失去了紅雲,我們都沒有機會後悔。」我望著那位酒保。

後來是怎麼出來的?酒精的催化下,意識早已不清楚,只是隨著感覺,來到了那個熟悉的地方。

踩著沉重的步伐,聽著海浪的聲音一波又一波。

拍打著岸邊,拍打著過去的回憶。

 

我的世界大概是一片的灰。

呆望著眼前的光景,黏膩感又朝我襲來。

 

下雨了。

或許,它從沒停過。

那片不曾退去的海。

依然孤寂。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