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原創】祭舞《0612,楔子》

[楔子]

 

據說烈之國從沒出過此等貨色。她面容姣好、待人溫藹、舞藝更是精湛。

名作熙苑,為其國名將李維之女。雖地位只於上級貴族,但仍被尊稱為公主,是個任何人也無法高攀的存在。正因身分懸殊,所以危險── 一些見不得李氏本家好的人是這麼認為。

現年十八的長子李洵和同年的次子李郁將來必能將本家推向最高峰,唯一能限制他們的就只有李熙苑而已。

 

所以他們不擇手段,以對太子和皇子們不利來逼迫皇帝納熙苑為妃。

剛開始都被李維給擋了下來,直到北方陽之國突然派兵南下,裡為雖然成功守住了國土,自己卻命喪沙場。將軍和當家之位無預警的落到了李洵肩上,一時措手不及,他人便趁虛而入。在分家以及朝廷的壓迫下,李洵召開了家族會議。

「沒有勝算?」李洵在會議前還是姑且問了弟弟李郁的意見。

「沒有勝算。」李郁則是搖頭,隨即陷入沉默。

已經來不及了,雖然靠著兄弟間的合作已把情勢穩定下來,但是對他們來說,力量還是不夠。

會議開始,李洵和李郁共同坐於當家之位,熙苑就坐在一旁。底下坐著從各分家派來的代表,大部分的代表都還是長輩,一派人認為讓熙苑成為皇帝的妃子無壞處,又一派的人認為將熙苑留著能鞏固李家的社會地位。講得多好聽又多難聽,一部分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所以當李洵認為場面已經不受控制,便問起熙苑本人的意願。這時反而變得鴉雀無聲,全場目光都集中到李熙苑的身上。當她沉默許久終於說出答案,有些人是臉色黯沉,有些人到是暗自偷笑。

既然李熙苑已經做出了抉擇,那麼會議也跟著結束,原本擁擠的廳堂變得有些過分寬敞。熙苑仍坐在椅子上,凝視著腕上的手鐲,上頭不只刻著李家的家徽,還多了一項──神印。

 

「小姐是可以拒絕的吧?」從小就跟熙苑在一起的侍女霜兒這時踩著輕快的步伐來到了她身旁。

「不。」熙苑抬起頭直盯著霜兒看。「如果再拖,下次的場面,大概就是政治聯姻了。」

「可這樣的犧牲值得嗎?」李郁靠在門邊,眼神中透露著極大的不安,看來很關心妹妹。

「我不知道,兄長大人。但是……我的舞,可不是為了那些『榮耀』所存在。」她以笑容回應。

 

一個月後,熙苑入住堪稱有著最美麗的後院的清華宮。那天她雖然沒遇到皇帝,桌子上倒是多了一封信。「與皇后討論,決定賜名『瑗』。」上面沒有署名,但是打開信一看就知道了──那是皇帝長孫煜的字。

 

小時候曾鬧過這麼一次笑話:一回皇帝微服出巡,巡著巡著竟巡到了李家來。正好遇上父親李維打算以書法靜心,兩個人就在書房玩起「你出上句,我接下句」的遊戲。熙苑和兩位兄長碰巧經過,就被叫到書房當小評論家。

 

「我不知道該說甚麼,父親大人,兩位的字句各有特色。」這時的李洵似乎就懂得客觀論事。一項寡言的李郁認同般的點點頭。最年幼的熙苑左看看右看看,最後歪著頭說:「不知是父親大人那瀟灑陽剛的字看慣了還是……叔叔的字很清秀。」語出驚人啊!李維差一點就要把喝下去的茶吐出來,熙苑的話如果再直接一點,就是:「叔叔你的字像是女孩子寫出來的。」

 

長孫煜也只是笑笑:「所以妳要學學我的字,可不能學到妳父親那般的瀟灑陽剛啊。」

李維躺著也中槍,瀟灑陽剛的字是因為他不是一筆一劃慢慢的寫啊!從此之後,每個月李家都會收到裝著書法的信,噢,信封上的收信人很理所當然的寫著李熙苑的名字。

 

信的最後一句,往往都寫著:「要記得乖乖練字喔!」然後沒有署名。熙苑問過爸爸和媽媽為什麼叔叔從不署名呢?差不多是在問了近百次後,他們才受不了說出那位叔叔是皇帝的事。隔日李維也很不好意思的跟皇帝說他的身分露了餡,但他也是笑笑的。「就當我們是妳的乾爹乾娘就好。」下個月的紙上除了「好好練字」外又多了一行。

 

霜兒正打掃著他們會較常使用的房間、後院和走廊,雖說在她們來之前都被好好整理一番,可是為了安全和安心,霜兒堅持自己還是要再巡一次。熙苑則是悠哉悠哉的坐在走廊邊望著後院的造景。其實不賴,眼前是一片綠油油的,那種平靜的感覺就像在自己家一般。

 

「春天到了啊。」熙苑不禁感嘆。暖陽輕輕拂著她的臉,微風又像是一首又一首的搖籃曲。

「美人加美景,真是個好題材!」爽朗的聲音傳來,一個紅色的身影坐在外牆上。

「秋公子!」熙苑驚訝的望著那個熟悉的人影。牆上的男子立刻跳下來,輕盈的來到熙苑身旁坐下。秋竹雨,當代的名畫家之一,年紀輕輕就造就了如此響亮的名號

。三年前熙苑在祭典後在自家後院遇到了偷偷潛進來的秋竹雨,為何要偷偷摸摸的呢?當時他的理由是:如果身分曝光了,很麻煩。差不多有幾個月的時間,秋竹雨就會跑來找熙苑聊天,等端午一過,他就離開了。一年後,他再度出現,這一待,也是待到端午之前。但是去年他就沒有出現,也罷,因為一個月後她就被納到宮中來了。結果現在他又出現了,真是奇蹟呢!「秋公子怎麼在這兒?」

「這個嘛……妳知道的,我的身份是沒都無法掌握行蹤的名畫家。呃、老實說唯一能知道我的行蹤的大概就是皇帝陛下吧?由於身分所以一段時間我必須待在宮裡,只有一點點時間可以出去啦!剛好這次原本打算要出門,結果聽到妳在這裡,我就來了。」秋竹雨笑著說。

霜兒端著茶從長廊後走來,看見秋竹雨和熙苑在一起她就笑了。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們倆交情不淺,而且算是知己。她將茶放在他們身旁。「秋公子,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霜兒。」秋竹雨禮貌性的打招呼。「那麼,霜兒願意獻唱一首嗎?」

「嗯哼,我不要。」霜兒瞥了他一眼,霜兒有著一副好嗓音,這個只有熙苑和秋竹雨知道。這讓熙苑失笑,霜兒喜歡逗秋竹雨,每次秋竹雨都露出傻呼呼的笑容化解尷尬。至於霜兒說話沒大沒小,她和秋竹雨是一點也不在意,因為她只會跟熟的人坦承相對。

「霜兒,就一首。」熙苑每次都會幫忙秋竹雨求情。

「哼哼,既然小姐都這麼說了。」霜兒走到房裡去拿了三弦,走到後院的中央。

她闔起雙眼,深深的吸了口氣。

當她手中的撥子劃下三弦,她再度爭開了眼: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她的聲音柔中帶剛,充滿著堅毅和滄桑。

她的眼中,充滿著神秘。

她知道著什麼?


热度(1)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