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HQ/月山】Flower《0827,短打》

※沒有邏輯

※大概OOC了

※文筆吃掉了

※如果看的懂我會很高興(?)


— — — — — — — — —


——他停下了步伐,定定望著自己跟隨的人。那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永遠那麼出色,不管哪方面都是。


山口忠在書桌前種了一朵花。

就那麼一朵,種子是哪裡來的完全不清楚,意識到的時候早已為它覆上了土。


——他在走廊上再次被叫住,一封封承載著少女們愛戀的情書再次被寄託到自己身上。拿到那人面前的時候,對方還是蹙眉,回了句你幫我處理掉就好。


在細心的照料下,種子發芽了。

淺綠色的嫩葉努力地衝破表土,終於與外界的空氣接觸。


——他開始對那些愛慕的眼神感到不舒服,那個原因他不願去想。「怎麼了?」對方似乎發現了異狀。他搖搖頭笑著說「沒事,去部活吧。」


葉子與莖似乎又粗壯了些,連顏色也慢慢轉為深綠。 「你什麼時候才會開花呢?」


——胸口沉悶得令人無法呼吸,這種感覺的原因或許他早就知道了。


他沒想過當花苞出現的時候自己會那麼恐懼。

開出來的花是好是壞,完全無法預料。


——「為什麼那麼久都沒有回覆?該不會山口君根本沒把東西交出去吧?」被這樣公開質疑的時候還真的嚇了好大一跳,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等不到回應,對方直接轉身走人。一隻手從後壓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轉過身,看到的是已經走一小段距離的檸檬色背影。「等等我啊,月!」他趕緊到教室裡拿書包追了上去。


「等等,再等一等。」

你還不能那麼早開花。

他輕輕的對花苞說。


——大概是到了特殊節日,女生都大膽了一些,從需要轉交的情書,今日大家幾乎都選擇了當面說清楚。「不好意思,山口君能幫我叫一下月島君嗎?」


花還是開了,但是一點也不美麗。

粉色的花瓣看起來像水分太多。

他是如此想把那珠花拔起。

「等一等,再等一等。」

你還不能這樣做。

有個聲音這麼說。


——嫉妒是一頭猛獸。他會將你的心智撕裂成無數碎片。不管心中是怎樣的酸楚,他決定忍下來。


花變了一些。

醜陋的花瓣漸漸變漂亮了。

「等一等,再等一等。」

我還不能把你摘下來。


——其實他只是缺少了勇氣。


他的手裡握著那朵花。

小心翼翼地遞到那個人面前。

「我喜歡你。」 他閉著眼睛不敢去看,只知道手裡的東西被抽走。又有什麼被塞到自己手裡。

「我知道。」那個人說。


張開眼睛的時候他真的不小心哭了出來。

那是不同於自己的另外一朵花。

他驚奇地抬頭,那人的臉上似乎也泛著紅暈。


「我也是。」花是這麼說的。


热度(30)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