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故事屋】《這次,我們一起走》


妳把我遺忘了,為什麼?

我做錯了甚麼嗎?

妳在哪裡?我真的好害怕……

救我……求求你……

 

已經三天了,女孩做著相同的噩夢。夢裡是一片漆黑,只有一個男子痛苦的呻吟。

女孩承受著未知的痛苦,那個聲音是她所熟悉的,但她真的不記得是誰。

她只知道聲音的主人很痛苦,而她的心居然產生了跟他一樣的悲愴。

那是孤獨,被囚禁於黑暗的無助。

 

那個人知道她的名字,她很驚訝,每每在他喊著自己的名字時,雖然酸楚,但又充斥著溫柔。

因為他,害她最近老是沉浸在夢裡,上課的內容基本上也沒好好聽過。

「我該記得你嗎?」她悄悄在心裡默念著。

 

這天,夢裡浮出的是一個男生的臉,不陌生,但是他的表情是如此的哀戚。

突然,場景改了,改成這棟大樓,這個房間。

但房間不是現在的樣子,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個男孩子的房間。

「住手!」接下來的場景讓魏如雨驚呼,那個男孩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年齡,眼神帶著茫然,從這個小窗往外看。他的身後,一名男子悄悄接近,然後,伸手一推。

 

快離開……

他會殺了你……

快離開……

 

男子幾乎是吼著。

魏如雨先是遲疑,才領悟到甚麼事。

直接將戒指套在自己手上,當她從夢中醒來後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往外跑。

在門口,她撞到了一個肉牆。

那是她現在的監護人,傅伯伯,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她後退了幾步。

「陰魂不散的東西……」男子直盯著她的手看。「戒指給我。」

「不要!這個東西是我的吧?而且這個戒指的主人……」

「也是你殺的!」魏如雨感到莫名的氣憤,戒指的主人,貌似是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人。

那個人因為死於非命,靈魂被囚禁在那個房間、那個盒子、那個戒指裡。

只有自己能救他,她有這樣的感覺。

「那麼妳也跟著他一起死好了?」男子噙著笑,強而有力的手直接掐住魏如雨的脖子。

 

  •   ※

 

「該死,這個故事我壓根講不出來……」夜蔭越講臉色越不對。

「他們跟你是甚麼關係啊?」孫炙泉大概想到了甚麼。

「他們倆是我高中同學,救我的人,我的摯友。」夜蔭想到了甚麼,衝回員工的休息室,幾分鐘後,他拿了一本剪貼簿,前面滿滿的都是他高中時的照片,後面卻是貼著一個個新聞頭條。

 

「名校學生不堪學業負荷跳樓自殺。」

「男子將少女掐死後自殺。」

 

  •   ※

 

美麗卻危險的崖谷,一高一低半透明的人影佇立在一旁。

「我不懂,為什麼我會忘記你?」較低的人影說話了。

「或許是當初知道我自殺的衝擊太大。」較高的人影只感覺自己被忘的無辜。

「聿文,你殺了人耶!」魏如雨俏皮的對著身旁的男孩眨眨眼。

「還不是為妳,而且有仇必報。」駱聿文聳肩。

「嘛隨便,你認為我的死亡證明書會怎麼寫?」她倒是很在意這件事情。

「被人掐死啊不然?」駱聿文感覺自己這個女朋友想法實在是怪怪的。

 

魏如雨幸福的望著那個從小就揚言要娶她,在她被奪命後被憤怒驅使而顯現為她報酬的駱聿文。

另類的幸福?

 

「可是真得很對不起吶!我居然把你關在那種小盒子裡。」

「都過去了都過去了,反正我們都不會被鎖在那種地方就好了。」

 

曾經,她將他遺忘、將他棄置一旁、將他囚禁在小盒子裡。

明明是那麼喜歡的一個人,居然讓他孤獨一人。

 

「我這次再也不會犯同樣的錯了。」

這一次,他們要一起走。


- - - - - - - - -

妹子對不起QAQ

這篇原本真的是勢在必行

但是呢但是呢,睡了一場覺後我的腦袋又自動進入甜文無能的狀態了(抹臉

好啦,之後多補補故事屋的文章讓你看看啦QWQ

請原諒為姐我(跪拜

擒人節快熱(別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