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湘羽依

Flickr:yuyiheeu
QQ:2106549962

灣家人。
文筆待加強的文手一枚,以原創為主。雖然會看同人文但現實中很少講關於CP的事。因為怕OOC所以幾乎不寫同人,多數時間以翻譯為主(雖然品質很渣)。

目前本命:AS/S (HP) 、月山、及岩(HQ)
最近陷入歌仙沼(´,,•ω•,,)♡

歡迎勾搭★

【原創】失衡《0124,05》

※作者不知道在幹嘛系列又來了

※我怎麼覺得寫到最後跟原本想寫的背道而馳(什麼

※有一種哈哈哈哈哈哈的感覺((說人話好嗎


前面:0001020304


- - - - - - - - -


《無法碰觸之塔》

 

修長的手指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譜出優美的曲目,坐在鋼琴前的少年閉著眼睛,彷彿在感受音符構成的意境。站在一旁的男人表情相當嚴肅,他身邊的女人則是始終帶著一抹笑容。

曲畢,少年張開眼睛緩緩瞥向兩位觀眾。和以前一樣,他盯著他們的臉,等待評論。

「看來在我們出門的期間你也沒荒廢了練習。」表情嚴肅的男人更靠近少年一些。同樣修長而節骨分明的手指向曲譜的第一小節。「可惜前面幾節還不夠穩。雖然後面表現不錯,但開頭對於觀眾的第一印象來說很重要。」

少年點點頭。「我會注意的。」

「你總是不會讓我們失望。」女人也跟著上前,手搭在少年的肩膀上。

「這是當然的。」少年對女人露出笑容,雙手張開、緊緊擁住女人。「歡迎回家,父親、母親。」

 

當父母都是家世顯赫又成就非凡的人,身為孩子沒有一刻是輕鬆的。泰倫斯將歸國不久突然闖進練習室的父母送回房間後又回來坐在鋼琴前。「不會」讓父母失望的另一個意思是「絕不能」讓他們失望。父親是鋼琴家與小提琴家,母親是聲樂家,從小在音樂的薰陶下,他最擅長的也是音樂。

對音樂的天賦、良好的家教,很多家長看到他都會稱讚他是「模範」,恕不知這也讓他必須維持完美。

他自己倒也不是什麼完美主義者,但是這種對於人認知的標籤一旦被貼上就難以撕除。

多數擁有顯赫背景的孩子會被同齡貼上高傲自大的標籤,這會讓生活很難過。

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因為音樂的薰陶,他的個性相當溫和,多少免於被刁難的處境。

 

進入青春期的青少年總會對戀愛產生嚮往。大概從國中開始泰倫斯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交了幾個女朋友,不過他也覺得自己時常出國的父母也不會發現他有女朋友這件事。

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付出真心,國中幾任到最後都是女方跟他說:「你是個很溫柔的人,但是很多時候真的不太了解你。」她們覺得自己對她們好的同時,卻沒有因她們是女朋友而對她們透露自己的秘密。他記得有個老師曾經感嘆道,有時候交往中人們真正喜歡的,是那個戀愛中的自己。他覺得她們就是這樣了。

畢竟其實自己沒有什麼秘密可言,所以沒有必要刻意透露什麼。

有人會覺得他很可怕,覺得他好像沒有會被踩到的底線,是個不容易生氣的人。

事實上是有的,當事情有些超脫自己控制的時候,那就是他的底線。

 

「泰倫斯為什麼沒有女朋友呢?」上高中後有些男生在下課時無聊的問著。

「對啊,為什麼呢?我也很想知道。」泰倫斯面露無奈。

「一定是因為人太好所以被發好人卡啦。」有人開玩笑的拍拍他的肩。

 

泰倫斯在國中的時候就知道伊莉。純真美麗的女孩,不管在男生還是女生中都想處融洽,他很早就知道這只是表面。要發現不難,畢竟他們住在同一個社區。就算他住在比較高級的一邊而她家在一般的大樓,他們還是必須經過同一個大門。大概每次一過警衛室他就能發現那個女孩氣質立刻變得不太一樣,有時候嘴裡小聲碎念的「計畫」完全不是一個純真的人想得出來的。

等到上了高中,他也沒有交新的女朋友,那時候他就覺得何不來試試這個女孩真正的樣子是什麼。

他知道他們上了同一個高中,就故意選在女孩出門的時間同樣出走出社區大門。

「嗨,你是伊莉˙拉杰?」他上前拍拍女孩的肩膀。一開始女孩露出疑惑的眼神,盯著他的眼睛看了許久,突然就像恍然大悟一樣勾起美麗的笑容。「你是泰倫斯˙阿卡諾?」

「妳知道我?」他驚訝道。

「我想跟你知道我是誰是一樣的意思。」伊莉聳聳肩。

 

他對任何人都很好,沒什麼敵人,很多人也喜歡跟溫柔的人做朋友。有趣的是他發現伊莉對於「溫柔」的人,表情上看不出來,眼神卻時常露出不習慣跟排斥。

「如果妳有問題的話,我想我可以幫妳?」靠近大考的時候,伊莉的表情有些困擾。剛好他的父母再度出國表演,他也不吝於邀請他人來自己家裡作客。「妳知道的,畢竟我們在同一個社區,不會太麻煩。」

「真是太謝謝你了!」伊莉開心的在泰倫斯臉上輕輕一吻。

 

幫伊莉處理完她不太擅長的科目後,泰倫斯領著她到自己的練習室裡。

「果然是音樂家的小孩啊。」聽完泰倫斯的曲子伊莉表示自己完全不懂這些東西。

一陣鈴響在這時傳來,伊莉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拿著手機走到練習室外面。

泰倫斯透過門上的玻璃看過去,伊莉的表情變得有些扭曲,一隻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卻緊緊握拳。

「我知道了。」他聽到很輕的嘆息聲,伊莉放下手機,罵了一句「那個只知道勾引男人的女人…」

在她還沒發現前,泰倫斯立刻回到自己的琴前坐好。

等練習室的門打開,他便對來人說「歡迎回來」,好像他剛剛完全沒有看到、沒聽到任何事情。

 

他知道伊莉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已經喜歡上一個她「抗拒」的人,就算熟稔以後,伊莉在面對他的時候有時還是會顯得尷尬而不知所措。就像警戒心的孩子在面對新的事物,一開始從不會冒然接受,試一點、再試一點,確認對自己不會有任何傷害後,這才開始學會接納。

當有人發現他和伊莉在同一個社區的時候,陸陸續續會有人想透過伊莉轉交情書。一開始他會拿到很多,之後就越來越少。原因是什麼他不用特別想,但是他也不打算戳破這點。這也相當危險,伊莉在人際關係中相當吃得開,他不能保證她不會認識比自己更好的人。

泰倫斯很少有想要的東西,就算有,只要是金錢能夠滿足的,他的父母一定會幫他完成。所以像人心這樣,不能夠用金錢購買、需要以時間慢慢培養的,他想要就必須確保自己有那個本錢能夠得到。

他知道伊莉在人前人後有不同的樣子,但是藏起來的本性到底是什麼,他無從發掘。

 

考古學家發現遺跡時需要運氣,所以他等的就是機會。

最近有人放出風聲,說伊莉對大家的好都是假裝,她只是想要從大家身上得到好處。

謠言的傳播者被找出來那天,他倒是真見識到什麼是群眾的力量。

一個之前貌似喜歡自己的女同學在放學時被堵在校園的一角,來自其他班的女生和伊莉圍著她。

「妳憑什麼可以誹謗我們的朋友?」領頭的女生很不客氣地甩了女同學一巴掌,把伊莉拉到女同學面前。

這時的伊莉紅著眼睛,還是忍不住啜泣。「我…我有…做錯什麼……惹妳…不高興…了嗎?」

女同學貌似說了什麼,太小聲導致躲在旁邊的泰倫斯也聽不清。

接下來又出現很多人憤怒質問的聲音,伊莉的啜泣很輕易就被掩蓋過去。

最後女同學被其他人押著,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歉。

「最好不要再讓我發現妳再散播謠言。」女頭領說完就讓其他人放開她,女同學立刻落荒而逃。

女頭領讓其他人也先走了以後,拍拍伊莉的肩膀。「她不會對妳怎樣了。」

伊莉擦擦眼淚,露出微笑,張開手抱了女頭領一下。「謝謝妳,妳最好了。」

「大家都朋友嘛,妳不也會為我們說話嗎?我先走啦,掰。」女頭領又拍拍伊莉的肩膀,揹著書包就離開了。

 

伊莉一直保持沉默,等到附近已經沒有什麼人走動,泰倫斯聽到了笑聲。

「誰叫妳要惹我呢?真是活該。」和平常那種軟綿綿的聲調不同,伊莉的聲音裡是滿滿的惡意。

她的眼神從純真轉為凌厲,彷彿站在他面前的是另一個人。

「原來那個女生說的是真的嗎。」他完全不經思索就脫口而出。

泰倫斯看見伊莉看向這裡的眼神充滿驚恐。他也來不及喊,伊莉立刻消失在他的面前。

事情就在幾秒的時間內脫離自己的控制,緊握的拳頭掐出了血痕──他從沒這麼憤怒過。

 

之後他一直被躲著,無奈之餘他也不能做什麼。

有關伊莉的謠言再度興起,能夠確定的是這次的起事者不是上次的那位同學。

他在伊莉和她的朋友解決掉敵人後,趁著其他人走後立刻攔住她。

「放心,我不會對任何人說。」泰倫斯將手輕輕搭在伊莉的頭上,語調輕柔。

「包括其實妳不是像大家所說的那樣純真,而今日妳打算靠著輿論除掉那些看不慣妳的人。」

「或者是…」泰倫斯的手向下捧起伊莉的臉,小聲的說。「情敵?」

輕如點水的吻落在伊莉的因為緊張而泛白的嘴唇上。「我知道妳喜歡我。」

「所以我給予妳回應。」泰倫斯放開伊莉。「妳想要怎樣的結果呢?」

 

當泰倫斯從伊莉身旁走過,沒幾步他便停下步伐。

衣角被一股力量緊緊捉著,因為被抓著,所以不能動。

他的臉上還是那抹笑。

──抓到妳了

 

沒有人知道泰倫斯˙阿卡諾和伊莉˙拉杰在一起。

他沒有透露什麼,就連在學校遇到他們也只是向普通認識的人一樣打招呼。

他對任何人都很好,但隱約拒絕著那些想要獲得他關注的女孩子。

「泰倫斯,你真的都沒有看上眼的嗎?」同學有時候不禁打趣。

「誰知道呢。」他撐著頭,看著那些情書。

 

  •     ※

 

有些朋友會說,他是一個難以捉摸的人。

他就像一座高塔,讓人仰望、令人嚮往,同時用自身的高度將他人隔絕在外。

其實不是這樣的,他們忘了再高的塔也是由地基建起,那扇通往高處的門只是藏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


© 夜湘羽依 | Powered by LOFTER